直播经济持续升温,主播职业从“无”到热

2020-03-31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发微博称进军电商直播,放话做不了“口红一哥”,至少要做到某些品类的“带货一哥”。直播经济正在加速向我们大步走来。

        近日多份报告显示直播人才需求井喷。3月18日,智联招聘发布《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春节之后直播行业的招聘需求同比大涨132%。猎聘报告也显示,从2019年至今,整个淘宝直播的人才需求持续高涨,2019年全年的直播招聘岗位数同比涨了3倍多。

        看直播正在成为一种潮流与先锋的生活方式,快速发展中的主播职业从“无”到热,持续释放出巨大的吸引力。

        行业的头部效应非常明显,招牌带货主播给什么带货什么就会卖到断货。超强的带货能力和主播个人的高水平薪资挂钩。罗永浩提到的那份招商证券报告中指出,超过60%的用户表示直播带货能够非常大或者比较大的引起消费欲望。猎聘大数据显示,2019年中高端直播从业者平均月薪为1.69万元,同比2018年上涨6.02%,在全行业中高端人才平均月薪中处于中上等水平。

        除了传统的电商直播以外,今年意外引发了新一轮的直播热潮。原本2020年企业春招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大多采取了收紧编制和减员的措施,但是各行各业对云卖房、云卖车、云餐馆、云上课等方式的探索,使得直播行业逆市发展,找到了多元发展的可能性。

        面对公司销售锐减的情况,济南梅梅服饰人力资源负责人杜鹃却招不到合适的主播,“6000元底薪外加销售提成,可以说比较优厚了。”市场人才供需发生变化,“现在的行情是‘10+5’,10万元加5%的提成。就是这个价格,也要排队等好几天才可以请到主播。”

        在直播的所有细分领域中,教育培训成为热度最高的领域,作为传统职业的教师纷纷化身“主播”。教育培训领域直播招聘岗位数占所有直播岗位的2.72%,平均招聘薪酬达11577元/月,吸引求职者投来大量简历。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对第一财经表示,伴鱼在疫情期间直播业务比之前有几倍的增长,加大产品研发团队、外教和辅导老师团队的招聘。

        从各行业对直播类职位人才的需求分布来看,互联网排名最高,遥遥领先其他行业,占比为70.24%。文教传媒、消费品则分别以13.22%、10.14%的占比位居第二、第三。这三大行业对直播类人才的需求占比总和为93.60%。

        整体上,直播主播这个新兴职业的人才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接近九成的中高端直播从业者主要集中在20-35岁之间。直播行业发展变化迅速,竞争激烈,需要大量的体力和精力投入。

         猎聘数据显示,北京、广州、杭州三大城市稳居前三,对直播人才的需求最为旺盛。北京以26.52%的占比位居榜首,国内众多知名直播、短视频类公司聚集于此,比如抖音、快手、1·13映客、花椒直播等。杭州作为阿里巴巴的大本营,淘宝直播的产业链上下流催生了大量相关岗位需求。

          随着行业的成熟,许多非主播者跨行兼职,比如明星、企业高管和KOL等。2019年,全球有超过100个知名品牌的高管都参与到了直播带货的行列中。而且主播职业的专业性也越来越被重视和强调,李佳琦和薇娅都表示过主播并不等于网红。

 

特别声明
本文为用户/机构在新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新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