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冷启动”:风景在,复苏会到来

2020-05-18 来源:新华网

  武陵山区一个去年底建成开业的乡村度假民宿项目到4月仍无法正常经营 苏晓洲 摄

 

  ◇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经济的打击力度,远超非典、南方雨雪冰冻灾害、汶川地震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

 

  ◇旅游业涉及面广、从业者多、上下游产业链“捆绑性”强,“冷启动”困境导致的基层从业者生存困境、局部金融风险、地方财政困难、掣肘脱贫攻坚等风险正在显露苗头

 

  ◇旅游业可能将在较长时期内处于低水平运行状态,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提振社会消费信心

 

  新冠肺炎疫情成为旅游经济的“黑天鹅”。《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湖南、广西、云南、广东、江苏等地了解到,新冠肺炎疫情对各地旅游经济的破坏力远超非典、南方雨雪冰冻灾害、汶川地震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随着行业经济效益断崖式下跌,很多旅游企业和从业者陷入低收入、零收入乃至负收入困境,局部地方财政和脱贫攻坚等重要领域也深受影响。旅游业抗疫将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化解危机需各方共同努力。

 

  旅游业受重创

 

  “从疫情发生到‘五一’黄金周,我和老公3个多月总收入只有11000元左右,过去这个时期月入超2万元。”张家界“金牌网红导游”、湖南省“百优工匠”肖玉姣说。

 

  南方的暮春、初夏,是一年中最适合旅游的时节。但本刊记者“五一”前走访张家界发现,往年穿梭街头和景区的旅游大巴并不多见,四处有苦苦揽客却往往一无所获的导游,景区、酒店多在半价促销,生意十分清淡。

 

 

 

  中部一处乡村旅游景点门可罗雀,企业和职工收入锐减 苏晓洲 摄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五一”黄金周,全国国内旅游共计接待总人数1.15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475.6亿元;而去年“五一”假期,全国共计接待国内游客1.95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176.7亿元……

 

  作为国内风景名胜旅游的重要名片,张家界“五一”期间客流量有所回升,但75.8万人次的旅游总人数仍同比下降45.76%,6.1亿元的旅游总收入,同比下降56.97%。

 

  张家界市旅游协会旅行社分会秘书长李平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今年“五一”一些旅游景点的“火爆”,只是相对疫期而言;数据“创新高”,只能“环比”,没法“同比”。

 

  “疫情发生前,每年来张家界的国内游客有600万人以上,境外游客去年达到创纪录的130多万人。现在,国内游大幅减少,境外团则‘清零’。”张家界市文旅广体局副局长曾韦栋说。

 

  受景区限流、暂停跨省旅游等政策、部分旅游景点尚未开放、全球疫情形势严峻、民众惧疫出行意愿不强等因素影响,全国一些主要旅游目的地,几乎都是类似情况。

 

  “漓江游从3月下旬开始恢复,但到4月上旬桂林基本没有旅行团,外宾市场完全停摆。”拥有全国“诚信之星”等荣誉称号的广西桂林导游刘萌刚等人告诉记者。

 

  桂林导游阳秋燕等人介绍,“五一”期间桂林一些景区出现了久违的“旅游热”,但游客中本地人多、自驾游多,总体消费不够多,“行业停摆”状态尚未扭转。

 

  中部某旅游大省文旅部门4月初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省414家景区春节黄金周期间总收入、营业收入、总游客量同比下降超9成;今年一季度,旅游景区预计损失53.09亿元,总利润同比下跌124.07%。

 

  面临“活下去”考验

 

  广州金马国际旅行社CEO曾卓民等人说,疫情发生以来旅游骨干企业一方面收入急剧减少,另一方面维护、防疫、物流和用工等支出负担很重,“没收入反而倒贴钱”,“活下去”成为考验。

 

  中国作为世界跨境旅游重要的客源地和目的地,无论是国内疫情还是海外疫情严重时期,出境游和入境游都备受打击。

 

  江苏一家国际旅行社过去境外游每年接团达19万人,今年他们一方面要为国内参团的成千上万顾客退钱,一方面,提前预购的境外酒店、机票、景区门票等成本无法收回,“两头挤压”。

 

 

 

  中部一处受疫情影响关闭了很长时间的大型旅游设施 苏晓洲 摄

 

  李平说,春节期间,张家界旅行社退掉6988个团、涉及13万余人,金额达1.529亿元,超1/3费用需旅行社自己垫付。

 

  张家界天门山公司副总经理刘宝华介绍,5A级景区天门山停业期间公司要发放600多名员工的工资,承担维护和利息等固定费用;景区3月份开放后,还要增加大笔运营费用,其中索道电费支出每天就达三四万元。“每天需要至少5000名游客进山才能保本,游客量上不去,企业运营十分艰难。”

 

  除景区、旅行社,旅游产业链上的饭店、文化主题公园、邮轮公司等,几乎全都属于疫情经济影响“重灾区”。

 

  很多受访者认为,旅游业涉及面广、从业者多、上下游产业链“捆绑性”强,“冷启动”困境导致的各类风险正在显露苗头。

 

  一方面是基层生存困境。

 

  记者走访发现,长时间行业困境,导致部分基层旅游从业者生计受到很大影响。

 

  华南沿海一家旅游企业负责人说,公司不得已关闭了近半数门店,对在职职工每月只发1000至2000元不等的生活费。

 

  “今年‘五一’黄金周,经营业绩不理想。”李平介绍,“五一”期间张家界9800多名导游中只有约800人接到了生意。全市旅行社行业200多个法人单位,只有100多个勉强复工复产……

 

  一些资深导游说,很多同行自我定位为自由职业者,一些人连五险一金都没有,断了收入后,如找不到新生计将面临生存危机。

 

  一方面是局部金融风险。

 

  有受访者告诉记者,旅游项目尤其是高端旅游基础设施项目投入成本高,遭疫情重击后,项目投入越大损失越大,特别是一些“加杠杆”的企业,不仅自身难保,还可能触发局部金融风险。

 

  中部某省一家由民营企业投资6亿元建设的冰雪项目,去年12月开张仅一个月即关停。要保持积雪不化,仅电费每天就要花费七八千元。加上巨额银行贷款利息等固定费用,这个企业已濒临绝境。“投资人把原本挣钱的药店和私房、私车全搭进去了,如果不能尽快走出困境,银行也会受到连带影响。”一位了解这家企业的当地旅游业界人士说。

 

  上述情况,在旅游行业运输、演艺、商超、文创、酒店和主题公园等领域,都不同程度存在。

 

  旅游业困境对地方财政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在中部一个山区县,一位风景名胜区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景区去年为县里贡献约3亿元的财税,成为全县财政支柱。“这一块不能丢,也丢不起啊。”

 

  一座旅游城市文旅部门负责人说,去年我国旅游业收入在GDP中的占比达10%以上,全国有大约20个省份将旅游作为支柱产业之一。很多旅游城市,财政收入有半数左右甚至更高的比例来自旅游业。目前状况若持续,将导致相关地方“钱袋子”受影响。

 

  旅游业受重创还掣肘脱贫攻坚。

 

  受益于发展生态、休闲或度假旅游,部分风景秀丽的贫困地区近年实现了脱贫奔小康。此次旅游行业遭疫情重创,对这些地方造成不利影响。

 

  武陵山区贫困地区的一个山村,土家吊脚楼成片,古老风雨桥美不胜收,近年成为热门景点。“今年有几个月没人来,村里农家乐、民宿绝大部分停业,餐饮、停车、住宿、导游等收入大幅减少。将来水果等土特产上市,旅游再不恢复就麻烦了。”当地村支书说。

 

  中部某景区一位建档立卡贫困户告诉记者,他近年在一家景区酒店做服务员,去年本已实现脱贫。“疫情一来,酒店每月只发500元的伙食补贴。”村委会筹资给他和有类似情况的贫困户每户发了两只仔猪,帮助他们靠养猪来保障全家人均年收入不低于4000元的脱贫底线。

 

  “我希望旅游早点恢复,能再靠在酒店上班拿到以前4000元的月薪。”这位贫困户说。

 

  纾困解难呼声高

 

  记者从湖南、广西、云南、广东、江苏等地旅游业界人士处了解到,针对疫情冲击,各地都在紧急出手救市。各地文旅部门和相关行业协会、大企业,强化推广,激发国内游意愿;多地还采取对旅游企业降低贷款利率、退还旅行社保证金、缓缴五险一金、奖励旅游业生产自救、协助减免租金等措施,帮旅游业解燃眉之急。

 

  但旅游业界对行业恢复前景抱谨慎态度。多位受访者认为,在海内外疫情彻底得到控制、社会恐疫心理彻底消除、宏观经济彻底企稳回升之前,旅游业可能会在较长时期内处于“低水平运行状态”。他们建议,国家和地方针对旅游业,还应在如下方面有“一盘棋”的扶持政策:

 

  一是合力帮扶。张家界市旅游协会导游分会会长刘洋认为,解决眼前和长远问题,关键在于提振社会消费信心。建议针对社会普遍存在的恐疫心理,配合国家推动疫情防控结合旅游复工复产战略,在疫情控制比较好的地方、领域和层面,放开旅游交流限制,逐步恢复旅游信心,促使市场需求侧逐步回暖。

 

  针对导游群体中的特困人员和家庭,要在充分摸底调查基础上给予帮扶保障。针对目前旅游从业人员普遍缺乏未来预期和存在群体性焦虑这一问题,刘洋、肖玉姣等人建议,主管部门可以帮助旅游企业开展心理咨询讲座、开展心理问题诊断、提供免费体检。

 

  二是金融活水。建议启动信贷审批绿色通道,简化业务流程,适度放宽对“旅游重灾区”行业企业的贷款条件,投放必要的信用贷款;对“重灾区”行业企业的存量和增量银行贷款,按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计息或适当下浮,减免金融服务手续费;对存在续贷还本的受灾企业,适用相对灵活的展期方式;建立线上续贷机制,如因疫情影响导致贷款逾期,可合理调整有关贷款分类评级标准;支持融资担保机构开发鼓励针对中小旅游企业的金融创新和服务,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中小企业降低综合费率等。

 

  三是税费减负。对旅游企业实施税费减负;加快增值税留抵退税办理;针对旅游行业存在的“上年收款、下年开票”等特殊现象,出台措施避免出现企业“无收入也要纳税”问题出现;对旅行社,暂时全额或部分退还现有缴纳的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并对各项费用清理减负。

 

  四是收费缓免。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采取先缓缴,后足额补缴的社保政策;返还部分或全部失业保险费;对在疫情停工期间组织职工参加线上职业培训的旅游企业进行相应补贴扶持。

 

  张家界市旅游协会会长郑亚平等人说,旅游经济恢复要靠各方扶持,但关键还靠企业和从业者自身——引导企业通过低谷期提前谋划、创新产品和业态等,以疫情防控为切入点,抓紧储备一批与健康生活方式密切相关、“疫后”即可推进实施的重点项目,迎接旅游“行业春天”的到来。

 

  “旅游是个敏感但生命力顽强的行业。”肖玉姣说,“虽然新冠肺炎疫情破坏力前所未有,但我依然相信,只要景区山没垮、水没断,旅游的脚步就不会停。”(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苏晓洲 阮周围 柳王敏)

特别声明
本文为用户/机构在新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新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