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赞誉都是外界给的,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2020-01-17 来源:新京报

  从影18年,主演作品35部,有14部票房过亿,六部票房过10亿,黄渤已经成为中国电影市场最炙手可热的“黄百亿”。即使这些战绩总被人津津乐道,但他却认为“百亿最佳男演员”这个称呼离他很远。“你喜欢大家叫你黄百亿吗?”“我喜不喜欢没用,我也为此而努力过,停了很长一段时间。从30亿叫到50亿,再到70亿,会带来很多莫名其妙的、不好的东西,我觉得那不就是笑话吗?是大家抬爱,爱用标题党,愿意归结到一块去。”

电影《我和我的祖国》

电影《亲爱的》

  “这些年来,你过得还好吗?”

  这个问题源于采访前,摄影助理对黄渤的一段人生分享。当年本已考上家乡大学的她看了黄渤参演的第一部电影就魔怔了,一心想要去北京求学,退了学费不顾家人反对北上,转眼十几年的北漂生活吃了不少苦头,她向黄渤抱怨:“我就是被你的这部电影害惨了,早知道是现在这么大的生活压力,我当年不看这部电影就好了。”

  这部黄渤的表演处女作叫《上车,走吧》。时间回到1999年的夏天,黄渤接到发小的电话,说有位导演叫管虎,要拍部电影,当时黄渤正在西安赶演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演戏,但又不好拒绝发小,便答应了。

  可黄渤做梦都没想到,《上车,走吧》最终拿下了当年金鸡奖最佳电视电影奖。几个月前还在各地走穴演出的他,竟然能和明星们一起走红毯了。

  B 每一代人,都有对这个行业的忧虑

  他曾被调侃为“三无”产品,无美貌、无肌肉、无身高,出演《上车,走吧》之前,当歌手是他的唯一梦想,上高中时他就在酒吧做过驻唱,还组过乐队,青岛酒吧少,他就到各地走穴巡演,做过舞蹈教练,签约唱片公司,但久久不见起色。《上车,走吧》以后,找到他的角色都是底层小人物,也多是丑角。他参演了《黑洞》《大脚马皇后》等电视剧,演的都是龙套,有部作品的台词只有十二个字。

  后来,他碰上了宁浩和徐峥,开始了“疯狂”之旅。

  主演的电影票房数字噌噌上涨,从不被看好的小人物成了炙手可热的票房保障,“我刚演电影的时候,有人说‘这孩子连剧本都不会看’‘整个人物最关键的东西都丢了’‘他注意的跟我们的点完全不同’,就觉得这一代要垮掉了。和我们这几年对行业的忧虑是一样的,但我一直认为不用心急,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多的类型电影供大家锻炼,市场、行业,一定会大浪淘沙,好的电影人会慢慢成长起来。”

电影《被光抓走的人》

  黄渤身上有股子“生活气”,而丰富的人生经历又给了他塑造角色的养分,总让人觉得他的表演没有太多刻意的痕迹。

  这一点,和他有过多次合作的导演董润年颇有感悟。早在2015年,董润年就萌生出一个界定爱情的念头,相爱的人被光抓走,留下来的人打掉了谎言和面具,去思考爱情。他从未想过这部自编自导的电影长片处女作,会邀来黄渤出演武文学这个关键角色。“我们总认为黄渤是一个开口就会让人笑的演员,但现实生活中你会发现他很温柔,也很内敛,他很适合这个人物”。

  D 最宝贵的懵懂与纯粹或许早已丢了

  被问及如何做到坦荡地面对圈中的所有,黄渤笑笑,“就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压力都是别人给的,坑也是别人给挖的,大家给你发了小楼梯,一步步给你垫上去了。你如果真的激动地踮着脚尖走上去,摔下来的话都不知道你是谁。”

  他记得拍第一部电影时,管虎曾跟他说过,“知道你身上最宝贵的是什么吗?是你的懵懂和对现实世界的不确定性,别丢了。”他一听笑了,这有啥好丢的?信手拈来而已,可是再后来的生活离从前越来越远,年少的无知和懵懂慢慢地、一点点地从指缝里溜走了,当演员、做导演,还要扶植新导演,黄渤觉得时间不够用,他有时闭上眼睛,幻想自己回到纯粹演戏、什么都不管的那些日子。但转念一想,他又清楚地知道,“老天爷在教你成熟,给你阅历,你没有必要拒绝,也没法拒绝,只能学会接受。该怎么样去生活?就像情感一样没法探讨,我们一直在问《被光抓走的人》里的光是谁给的?而光的那把尺子到底是怎样的?我说,这光是老天爷给的,我特想去老天爷家里看看,他的家庭生活是什么样的。”

黄渤坦承在表演上有自己的强项,但也有局限。

  新京报:很多人评价你情商智商双高,认可这种说法吗?

  新京报:大家给了你“无差评”好先生的标签,这些赞美在你看来是一种惶恐?

  新京报:所以舆论会给你带来不小的压力?比如新片上映了,票房、口碑不好,会让你紧张。

  新京报:感觉你一直奔波在各个电影项目中,是工作狂吗?

  新京报:当导演、做演员、扶持新导演,看得出你很疲惫,最想回到一种怎样的闲适状态?

  新京报:导演董润年说,你在《被光抓走的人》里找到了纯粹的自己,你理想中的表演状态是怎样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特别声明
以上内容(如有图片、音频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机构在新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新新闻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