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好声音”到“新声音”,不妨留给新作多点沉淀时间

2021-08-17 来源:文汇报

  《明日创作计划》行至第五年,亦将寻找挖掘新一代的原创音乐创作人才作为己任。

  音乐综艺《2021中国好声音》《明日创作计划》近日相继开播,人们发现:这一季,两档节目不约而同地主打音乐原生力,不少新人歌手带着他们的原创歌曲亮相舞台。这无疑为华语乐坛注入了新鲜血液,不过节目效果多少打了些折扣——新人歌手演绎的原创歌曲少了一些“鼓动人心”的记忆点,两档节目暂时还没有形成现象级的“爆款”。

  业内人士指出,这是听众审美不断提高的体现——随着各大平台演唱节目的井喷,人们对“好声音”的要求越来越高,如果特色不够鲜明,将会很难得到认可。另一方面,能一下子“火”起来的音乐新作毕竟是少数,尤其是当新人名不见经传时。事实上,过去曾蒙尘的好歌,经由他人翻唱或在眼下社交平台传播而重新翻红,并非孤例。因而,不妨以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待眼下音乐综艺中的新人,也给更多新作沉淀成金曲的时间。

  音乐新人带着原创作品前来,却被观众嫌弃“让人记不住”

  十年前,音乐真人秀《中国好声音》横空出世。最初,它是一档主打选手唱功的综艺。以第一季为例,很多风格鲜明的歌者粉墨登场——具有独特摇滚范儿的梁博,把民族风格融入流行音乐的吉克隽逸,台风独特的吴莫愁,还有金志文、张玮、多亮、金池、张赫宣、袁娅维等,个个唱功了得。当节目行至第十年,随着越来越多老歌被演绎成不同版本,为了避免观众产生审美疲劳,《中国好声音》开始逐步尝试挖掘原创作品,以期拓展国内音乐界的生命力。

  愿望是美好的,这却让一部分曾经的“好声音”忠实观众感到不适应。“节目组难道不知道前两季能火是因为什么吗?不仅选手出色,而且选的歌大部分是普通观众耳熟能详的。”有网友在某评分网站上这样犀利留言。

  事实上,节目首秀阶段已近尾声,能给人留下较深印象的两位选手,均是翻唱别人的歌。22岁的伍珂玥用粤语翻唱梅艳芳的《蔓珠莎华》,她的中低音沉稳且充满辨识度,在歌曲处理上没有刻意模仿原唱。当舞台灯光散落,她略带沙哑的声线、细腻的咬字和一颦一笑都充盈着复古韵味,被网友称赞“自带故事感和氛围感”。王泓昊演唱了白举纲的《阿尔兹海默的爱》,他有着深沉的声音、充满共情力的演唱,以及对低音和高音成熟的处理能力。

  相比之下,虽然新疆选手Step.jad依加凭借一首原创R&B曲目《都不懂》让八个导师都为之“转身”,名叫时尚的选手以三首风格各异的原创作品《尽快伤害》《在那么多人之中》《反正》征服了现场观众,而更多带着原创作品前来的歌手,却被观众嫌弃“让人记不住”。

  “新声音”难获即时认可,但或蕴藏中国音乐的未来

  无独有偶,行至第五年的《明日创作计划》,亦将寻找挖掘新一代的原创音乐创作人才作为己任,展示不同地域“野生野长”的原生态音乐风格,呈现生动的本土青年文化音乐图鉴。

  然而,相比“新声音”,不少网友认为现有金曲更能引发共鸣。回首过往走红的音乐综艺选手,不乏靠翻唱“出圈”的,比如陈冰演唱了五月天的《盛夏光年》,徐歌阳演唱逃跑计划乐队的《一万次悲伤》,周深演唱了齐豫的《欢颜》……

  不能否认,新人的原创新作想要获得听众共鸣,难度也要比对金曲进行“二度加工”大得多。早在2015年,歌手苏运莹曾带来自己创作的《野子》参加《中国好歌曲》。该作品有着美妙旋律和诗意歌词,歌者情感表达真挚、声线充满爆发力。就算是这样一首佳作,在亮相节目的最初也没有马上爆红。但好作品和优秀的音乐人终究是会发光的——通过《中国好声音》晨悠组合青春逼人的翻唱,很多人知道了《野子》这首歌;之后凭借参加另一档综艺《我是歌手》,苏运莹本人的创作才华也被更多人所知晓。

  业内专家指出,推新人新作或许会暂时损失掉节目的一部分流量,但从长远来看,对音乐生态的健康发展大有裨益。这些新生的原创作品里,也许蕴藏着中国乐坛未来的希望,它们经过打磨和沉淀,也有成为明日金曲的可能——前提是,这些作品是被用心谱写、制作和演绎的,以及有更多平台愿意为它们提供展示的机会。(记者 姜方)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特别声明
以上内容(如有图片、音频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机构在新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新新闻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